Sebastião Salgado史詩式的作品是對大自然及少數民族的歌頌,但亦像在為他們被經濟發展吞噬前拍攝最後的面貌,綺麗得來沉重。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mak Cattle Camp, Southern Sudan, 2006. #sebastiaosalgado

A post shared by Sebastiao Salgado Photographs (@sebastiao.salgado.photographs) on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Brooks Range, Alaska, 2009. #sebastiaosalgado

A post shared by Sebastiao Salgado Photographs (@sebastiao.salgado.photographs) on

更多編輯推薦

但專業如Salgado也會被拍攝對象牽引情緒。在1990年代追隨拍攝非洲盧旺達人逃避滅族的大遷徙,他說殘酷的命運與非人道的難民營環境使他對人性信心盡失。但最意外的是拍攝完畢後回到久別了的家鄉巴西,卻使他變得更加抑鬱。

Source:

Salgado是去接收父親給他的農莊,那兒位於繼亞馬遜森林第二生物多樣化的大西洋沿岸森林 (the Atlantic Forest),多年來父親開墾耕作,把一大片原始雨林夷平了。一向以激發人們對大自然和人類文明覺醒而拍攝的Salgado,望着佈滿山泥傾瀉痕跡的泥地,情緒真是跌到谷底!他形容農莊就像當時的他一樣「病」。

Salgado的妻子就這樣提議:我們來種樹吧。

Source:

這可不是象徵式的植樹,而是把光禿禿的地再次變成森林。

他們找來夥伴和資金,在1998年成立Instituto Terra 開展了這沒可能的任務。結果是怎樣呢?

Source:

至今,Instituto Terra在一萬七千英畝 — 即是七十五個海洋公園般大 — 的地上栽種了二百七十多萬棵樹。Salgado的農莊已變成保育區,設立了可以栽培七十萬棵植物的苗圃來支持其他農夫把土地還原。

見到樹木成長,Salgado形容他與森林一起重生,是療癒了自己也是療癒了大地。

Tags: